玉冕易碎

修伞/周江/喻黄 产出
吃正副队cp

【修伞】秋叶之声1-24+精简版介绍

秋叶之声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做了一下整理,发现还真是结构凌乱逻辑不清不楚的……总之充满了缺陷。希望把后文认真写好,做一个挽回吧。

不想看前文的可以看以下精简版的回顾。有点忙更新的速度大概是五分之一个文州(什么鬼),但是大家可以催催我,给你们比心。


沐橙是网配圈的策划大神,转型向耽美发展的时候在剧的选角上出了问题。后来找了就读播音系的哥哥来配受音。

沐秋对剧组里的一叶之秋似乎有点印象,但也觉得这个人有点自命不凡。

沐秋早上去学校练声,无意间听说自己的假想敌兼目标叶修正要参与一个舞台剧的配音。

当天晚上pia戏,他突然发现一叶之秋和自己早就是QQ好友了。他听了一叶的广播剧后被对方纯熟的功力震撼,傲娇地黑转粉了,同时也决定更加努力超越这个人。

沐橙发现哥哥废寝忘食,觉得很奇怪,求助朋友时恰巧求助到一叶,一叶出主意让她直接去哥哥房间。结果沐橙恰巧撞见沐秋在听一叶的广播剧,还是和谐的部分。遂误会哥哥喜欢一叶。

在和一叶的交谈中,她发现他们居然一个大学。

第一次pia戏,沐秋就和一叶的cp感很好,但是有一幕沐秋始终无法融入,在一叶的调整下,倒是迈入了正轨。

周日的时候沐秋去打工,结果正巧碰上叶修。叶修提出要沐秋加入他们的舞台剧,他拒绝了,但是叶修却一再坚持。

沐橙想要知道一叶到底是谁,于是借口托哥哥找符合条件的大三学长。

沐秋觉得叶修有阵子没有找过自己,心里有点微妙。他找了一叶咨询,一叶一语道破沐秋对叶修的在意。

周末的时候沐秋带着妹妹一起会大三的学长,学长们无意间透露出沐秋曾经女装过的事情。叶修恰巧和他们偶遇,沐橙因为有了之前的铺垫再加上声音的辨识,很容易猜出来叶修就是一叶之秋。

沐橙和叶修在网上对了暗号,叶修很明白地说自己要追沐秋,沐橙决定对他进行考察。

一叶对沐秋坦白自己喜欢男生,并且有目标了。沐秋心里很微妙。

沐秋去上晚课的时候又碰到了叶修,之后发现这家伙还是老师的宠儿。他发现自己总是对叶修炸毛,明明以前觉得是陌生人的,好像不知不觉就熟悉起来,像是朋友了。

他答应了叶修的舞台剧邀约。与此同时,沐橙也通知他过段时间的面基预定。

沐秋参加高中同学聚会,遇到了黄少。他被大家灌醉之后,无意间接通了叶修的电话。被照顾,被送去学校,不好意思的同时也觉得很感激,头上像是冒出了小花。


三分钟撸一个老叶(小叶?)和伞哥娃娃。
那个,我就问一声,关于《秋叶之声》,你们想要直接看下文,还是看修改版的前文回顾一下,或者来一个链接的整理贴?
弱弱地占个tag。
是的我来填坑惹。

【包罗】幼儿园(超迷你,轻微修伞)

—老师!包荣兴又把罗辑惹哭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老师,他……他咬我!

罗辑双手捂脸,大哭。

—没有啊老师,我没有咬他。

—你咬在哪里了?左脸?右脸?

—哈哈你都猜错了,是嘴巴!

—包荣兴!谁准你咬他的,怎么还咬的还是嘴巴!

—我看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的,他们不光咬嘴巴,还咬脖子呢!

—你都看的什么东西……你知道咬嘴巴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喜欢嘛。

—那你还……

—我作为老大,喜欢一下我小弟不行吗。

—你还小,不知道喜欢是有很多种的,你以后会和女孩子亲,但是和罗辑不行,他是男孩子呀。

—啊?我没有亲他啊,我咬的。小弟的嘴巴和软糖一样耶!

罗辑颤抖着放下手,嘴巴上一圈牙印。他看着包子,再次大哭。

—好了不痛不痛,我给你吹吹。下次轻一点好了。

—嗯。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老师叫了家长。

—哦,他们两个啊。

老叶抽了根烟。

—早期教育出差错,好像一不小心养成了霸道流氓和童养媳。

 

苏沐秋气得一巴掌打在叶修脑袋上。


她无名无姓,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我叫她小小姐,是因为她看上去真的很小很年轻。

 

小小姐每天都很忙,忙着学业,忙着摆弄手机,忙着追剧,忙着人际关系。

 

她不喜欢学习,喜欢做乱七八糟的事,不喜欢处理人机关系,喜欢隔空幻想恋情。

 

她的书桌上从左往右数,有活页本,有画册,有用了一半的笔记本,还有几本专业书。

 

她已经好长时间没看过哲学类的书了。她记得以前她很喜欢的。

 

小小姐虽然疲于人际关系,却有很多朋友。这些朋友认识她,也不过是因为同班同寝室,或者恰巧,两个人参加过同样的活动。

 

她也有自己的喜好,对这个或那个朋友更好一些。可是当她发现那些朋友并没有把她放在同等的位置上时,她就放弃了。

 

她会嫉妒,死命嫉妒,也会吃醋,死命吃醋。

 

她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去确认感情,听一句又一句的承诺。否则她就不信,哦不,她听到了保证也是不大信的。

 

因为没有一个人一直陪着小小姐。

 

她会认真听别人的抱怨,给别人安慰,也会自己吐一堆苦水,怨天怨地。

 

她发现自己的苦水是没有人帮忙擦干净的,就好像她没真正给别人慰藉一样。

 

小小姐,是虚伪的。

 

她自命不凡,指着自己下巴上的痣说,算命先生算出她有这颗痣,算出她将来会不凡。

 

渐渐的,她发现那颗痣淡得快不见了。

 

她有很多很多抱负,有很多很多计划本,有很多很多个白日做梦的下午。

 

渐渐的,一切都蒸发了。

 

她深夜不睡觉,上厕所时也要带着手机,把那些曾经用来思考人生的时间都挤占了。

 

只有走在路上的时候,她看着灰蓝的天空,才会模糊地记起,那些悬在灵魂天顶的命题。

 

小小姐说,我是被上帝支配的,换个说法,我是文字底下,一个没有脸没有姓名的小角色。

 

她这么说着,低下头回复起手机上的新消息。

 

小小姐,看上去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妇人,不再年轻了。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高中部的年级第一和第二在分班后相遇了。

 

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实在是这两个人太有对比性。

 

苏沐秋,好好学生一个,勤恳认真,责任心强,清清爽爽的正气少年。

 

叶修,上课睡觉,下课玩游戏,时不时还逃个课的“问题”学生。

 

就这样,后者还是年级第一。

 

两人之前一个在八班一个在一班,隔着两层楼。现在终于要正面交锋了。

 

群众们见证了历史性会晤的一刻。

 

苏沐秋早就坐在了第三排正中央的位置,作为班长,总览全局。而拎着书包进来的叶修想也没想,就直奔苏沐秋。

 

正在做作业的少年笔一顿。就见一张没睡醒的虚胖脸从眼前飘过去,一个字写歪了。

 

叶修把书包塞到课桌里,抬头就见旁边一大群人心虚地转移视线。

 

这个剧情走向不对啊???这么平淡??

 

事实证明,一点也不平淡。

 

苏沐秋隔壁坐着的乐乐同学说,叶修每次上课睡觉苏沐秋的自动笔芯就会断好几次,下课打游戏苏沐秋就去饮水机边狂喝水,导致一帆同学站在旁边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你观察这么仔细干嘛!大孙同学拍了一把他的脑瓜子,并且掏出了一堆进口零食。

 

苏沐秋避着叶修,原因无非两个,要么他觉得自己比不上叶修很生气把他当敌人,要么他喜欢叶修。乐乐同学吃着薯片总结道。

 

前面可以理解,后面那个是怎么得出来的?

 

你看看他,对叶修的一举一动那么关心,两人对视还会眼神飘忽,不是喜欢是什么!

 

大孙同学觉得说得有道理,本来盯着乐乐的眼神飘忽起来。

 

大孙你怎么翻白眼了??

 

……

很快这个神结论传遍了全班。并且所有人都一致悄悄地跟进动态。

 

今天班长和小班长讲了一刻钟的题,耳朵都红了!今天小班长给班长带了酸奶,还拿瓶子冰了班长的脸!今天班长站起来回答问题,小班长一直盯着班长的背!

 

“小班长”是大家给叶修的称呼,因为虽然他学习不上心,但是成绩好人缘也好,大家都愿意听他的。

 

而且……你们不觉得两个名字很有cp感吗,每天吃班长和小班长的粮好开心啊哈哈哈哈。以小戴同学为首的女孩子们嘿嘿嘿地画起了漫画。

 

乐乐同学的第一条结论被吃了,黑人问号.jpg

 

体育课的时候,体育老师让同学们两人一组。

 

同学们自动分好了组,并且都友好地拒绝了班长。

 

苏沐秋只好走向叶修。

 

老师让他们上来给同学们做个示范。一个人趴在垫子上,另一个人压在他的屁股上。

 

你趴还是我趴?叶修背对着大家朝他眨了眨眼。

 

你趴!苏沐秋好看的眉头皱起来。

 

不急不急,待会儿我们轮流来!老师大手一挥,做吧!

 

做吧!小戴同学表示场面已经失控。

 

据统计,苏沐秋坐下去的时候,摸了两次鼻子,抿了三次嘴巴。旁边的张同学推了一下眼镜。

 

后来两人要换着来的时候,叶修却说,苏沐秋同学腰受伤了,不适合做这个。

 

体育老师古怪地看了他们一眼。

 

 

少天同学感觉班上的气氛最近有点奇怪。

 

好像以班长为圆心往外划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差点挤掉了他的文字泡。

 

文州同学笑着往他的餐盘里夹了一块秋葵。

 

少天同学一边说着好嘛好嘛我不说出去,一边悄咪咪把秋葵往盘子的另一边扒拉。

 

不过大家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嘟哝着,叶修和苏沐秋不是从小就一直在一起吗,上次还看见他们两个在校外手牵着手呢,哎呀真是虐狗,我和文州都没这么明目张胆……

 

文字泡泡一不小心飘到食堂上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今天的粮格外好吃呢^q^

枪王大大小时候就在练习射击,九点水大大从小就开始接受心灵电波。只是幼稚园的两位小盆友技术都还不大好。

“江江……”

“哇,冰淇宁!”


【修伞】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十八岁那年夏天,苏沐秋出车祸了。叶修抽完一根又一根的烟,推着被白布盖着的尸体走在殡仪馆的走廊里。

  让他不知道高兴还是惊恐的是,他看到苏沐秋诈尸了。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诈尸。

  苏沐秋拉下白布,两眼一睁,惨白着一张脸对叶修说,你怎么一幅看到鬼的表情。

  叶修哭笑不得,爸爸,可不是看到鬼了嘛。

  他似乎是有点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试探着去触摸苏沐秋的脸。

  他的体温很低,皮肤也僵硬得没有半点弹性。没有心跳和呼吸。

  叶修吞了口口水,当机立断把苏沐秋从推车上撤下来。拉起他的手就要走。

  “你怎么了,我可是已经死了啊,温柔一点嘛老叶同志”

  “不准说自己死了。”叶修说完这声,发现苏沐秋僵硬的身体行动起来不大方便。于是他干脆蹲下身去“我们回家。”

  苏沐秋趴在他的背上,像是很开心:“哇,死一回就有这样的待遇啦。”

  “你没死。”

  “好好好,我没死。”

 

  叶修把苏沐秋带回了他们住的出租屋,苏沐橙这会并不在家。

  他换着关键词在网上搜这种症状,却只搜到了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苏沐秋僵着身子靠在床边,倒是没什么兴致去搞清楚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他伸出腿去踢叶修的屁股“喂,别查了,我饿了,帮我拿点吃的。”

  你可长点心吧!你自己诈尸不觉得慌的吗?叶修难得不那么淡定,但是看到苏沐秋那张嬉笑的脸,却又没法生气。

  他去厨房拿了一个苹果。许是因为心里有事,小刀把他的手指割了个口子,一滴饱满的血从指尖渗了出来。

  他还没做出反应,就见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拉过他的手,身体比意识先行地含住了那根手指。

  叶修有些愣住了,苏沐秋的瞳仁慢慢染上一丝血红色。手指上的疼痛感变得更加尖锐……他在吮咬那块伤口。

  “沐秋……苏沐秋,你醒醒。”

  “……叶修,呃?”苏沐秋看着那只鲜血淋漓的手有些错愕“刚刚……我竟然觉得你的血很甜……”

  两人对视几秒。

  感情你是变成吸血鬼了?

 

  苏沐秋在床边呕出本来想要吞咽的苹果,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爱吃的苹果有一股恶心的味道,相反叶修身上倒是一直散发出甜香的气息……特别是刚刚包扎过的手,以及埋藏着经络的脖颈。

  “老叶啊,我以后只能吸你的血为生了吗?”他艰难地笑了。

  “你说你怎么成吸血鬼了呢。”叶修的语气听不出是嫌弃还是埋怨,让苏沐秋的心一沉。

  “你问我我问谁啊。”他赌气地把自己挪到床的更里面。

    然而头顶忽然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他心头一动:“得,以后我养你。”

  

 

  苏沐橙知道哥哥没死后先是抱着那冰冰凉的身体大哭了一场,然后才被灌输了自家哥哥大难不死变成吸血鬼的消息。她商量着要和叶修一起供哥哥吃穿,但是被两票否决了。

  她只好委委屈屈认命地回去缝起了衣服——苏沐秋见不得光,需要一件遮光性好的黑色大衣。

  三个人还是其乐融融生活在小小的出租屋里。

 

 

  叶修成了苏沐秋的血袋。

  大部分时候,他都会把手臂直接伸出去,好像以前把鸡腿递给苏沐秋一样麻利。有时候要出门,他就会用准备好的针筒和密封袋装好几百毫升的血留作苏沐秋的口粮。

  其实苏沐秋每每都推说不用,总想多忍忍,饿就饿了,不能总抱着兄弟的胳膊啃吧。但是照叶修说他真的饥肠辘辘的时候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在泛绿光。

  苏沐秋僵硬的手指没法打游戏了,但是他开辟出了其他生意,写小说,做微商,甚至还捣鼓起摄像头之类想要做主播。

  叶修忙按下他的手,你瞧瞧你一脸惨白,真要扮鬼吓人啊!

  苏沐秋很不服气,老子再病态也是美男子一枚,不像你,瞧瞧这胡茬,这虚胖脸!

  叶修敲了一下他的头,我还不是为你好啊,哪天被科研组织抓去了我可找不回来你。

  我这么重要啊?

  去去去一边去。

 

  他们打着嘴炮,也就把苏沐秋偶尔的落寞和愧疚冲淡了。

  联盟成长起来,叶修成为嘉世的职业选手后忙了不少。陶轩跟他抱怨说苏沐秋不在了很可惜,叶修淡淡地说,会连他的份一起努力。

  而一直窝在家里的苏沐秋会在阴雨天出门。为了保险,还穿了沐橙的爱心大衣,他想着是不是可以用鸭血代替人血,顺便给老叶补一补。可是从超市出来,却看到外面的天已经放晴。

  打着伞疾步回家,小腿有处裸露的肌肤还是被阳光灼伤了。

  

  在苏沐秋变成吸血鬼后他们第一次吵架。

  叶修气急败坏地给他处理伤口,情绪有些激动地说你以后不准这样跑出去。

  苏沐秋觉得不可理喻,你们把我锁在家里,我就没有人权了吗。

  说着他就推开叶修跑了出去。天色已晚,对吸血鬼来说是绝佳的隐匿环境,但是苏沐秋却跑得很慢很慢,仿佛在故意等后面的人追上来。

  叶修也真的追了上来,两个人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面面相觑。

  苏沐秋鼓着腮帮子说,我知道我拖累你们了,可是……

  叶修没让他说后半句就一把抱住了那冰冷干瘦的身体。

  漆黑的小树林里,他轻轻吻了苏沐秋的眼睛。他还是生气的,但是更害怕苏沐秋真的就这么跑掉,也许这世上哪里还有吸血鬼的古堡,这只弱鸡吸血鬼被抓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像是要反驳叶修的论断一般,苏沐秋小声说了一句,你这个胆小鬼。

  他凑近叶修的脸,冰凉的嘴唇贴了上去。

 

  那是一个带血的吻,吻到苏沐秋的眼睛在月光下泛起带着欲色的红光。

 

 

  他们走过了十年,不,比十年更长。

  叶修拿下了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冠军。每次庆功宴他都会提早回家。

  很多人都猜测,联盟第一大神其实早就隐婚了,家里还有个妻管严。

  唯一的知情人苏沐橙开玩笑说,叶神的女朋友一定是荣耀女神。大家捧场地说不不不荣耀女神一定没有沐橙妹子美。

  最后惹得叶修佯装要出来暴打大家一顿。

  这可是自家妹妹,不可调戏不可调戏。

  不然他回去是要跪搓衣板的。

 

  后来几个赛季,比赛成绩并不理想,也是苏沐秋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给他分析战略,两人一起熬到深夜。

  考虑到叶修的身体状况,苏沐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换着吃猪血鸭血喝番茄汁。叶修察觉到自己留下的血袋撑的时间实在是过长后,抱起苏沐秋就滚到了床上。

  多天没吃饱饭的吸血鬼闻着好闻的香气,实在忍不住就啃起了对方的脖子。小口啜饮着几乎要控制不住。

  第二天队员问起叶修脖子上的创可贴。

  啊啊,被猫抓了。

 

  队员嘟哝着,叶神居然也养猫,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喜欢猫。

 

  叶修抚摸着脖颈,多天的疲惫渐渐消散。

  我养的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猫啊。

 

  尽管之后的路因为阻碍丛生,他越来越力不从心,但只要一想到背后那个人,想到他许诺的,连他的份一起,就都平静地走过去了。

 

  叶修离开嘉世去兴欣的时候没带什么行李,只有口袋里的一把钥匙。

  虽然苏沐秋说,他赚了足够多的钱,可以供他重组战队。但叶修还是摇了摇头。他会定时回家“饲养”他的小吸血鬼,但却不会过多停留。

  其实每次走的时候,他都需要很大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忍住留下的冲动。苏沐秋也仿佛感觉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把自己做的一些战术分析留给对方。

  他们都隐忍着。等风浪过去,等苦难熬过。

  或许这也不是风浪,不是苦难,而是一段不言而喻的必经之路。

 

  苏沐秋去找过一次叶修,在一个雨天。

  他撑着一把黑伞,靠在网吧门口。

  有人叫了声叶哥,有人找。

  叶修踱了出来,他看到苏沐秋后加快了脚步。

 

  你怎么来了?

  支持一下我们老叶同志啊哈哈,你没带伞。

  嗯。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我说,你要拿好多好多冠军,摆满整个屋子?

  记得啊,我还记得,前两年你说我拿五个冠军,就和我结婚。

  傻了吧你,我已经死了,身份证都注销了。

 

  不,叶修的头抵着苏沐秋的额头,你一直都没死。


END.

【修伞】我在武林广场地铁口等你

  他在武林广场的地铁口听到有人在弹吉他。

  那人坐在角落里,抱着一把吉他,旧却干净的牛仔外套,平淡的神情随着音乐的节奏流淌出不一样的变化。

  那些歌大抵是被改编过了,曲调不再哀伤,而是透着一股子俏皮和欢喜。

  他装作等人的样子,站在那儿不走了。等谁呢,等着捕捉一个个音符。

  这么巧,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了。他更加心安理得地坐在了和地铁歌手同一条的台阶上,甚至忍不住吹起了口哨和声。

  那人讶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挑起眉毛,加速弹起了吉他,更加富于跳跃感的曲调勾勒出一幅活泼生动的景象……像是有孩子在雨中踩着水潭玩耍。

  他自知自己的吹口哨功力不那么足,才不会去跟着锻炼自己的腮帮子,有些没办法地叹了口气,转而拿出了手机。

  他自然没错过曲调中的停滞和失落。只是专心致志地敲着屏幕。

  一曲终了。那人拿起身边的水喝了一口。

  他无比自然地走过去,把手机屏递给他看。

  刚才即兴演奏的曲子被一调不落地记了下来,甚至还在结尾多了一行。五线谱上毫无乐感的一行音符。

  那人看到后,却笑了起来。

  “你要走了吗,没带伞?捎上你?”他示意自己身边一柄黑色的长柄伞。

  “既然你这么说了,谢谢了。”来人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邀请。

 

  那最后一行音符,是一串电话号码。

 

  

  他们约在酒吧。

  歌手在台上唱歌,而新晋的调酒师坐在不远处的吧台边擦酒杯边哼着曲子。

  有小哥坐在那儿询问演出的事情,调酒师就会介绍一些关于主唱的事情,脸上骄傲的神情像是在表扬自己。但是末了他都会说一句“人家那么优秀一定有个更优秀的男朋友吧。”

  不了解的人笑笑也就过去了,稍稍有点眼里见儿的,就会很懂地拍拍调酒师的肩膀,顺带笑骂一句“不要脸”。

  也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向调酒师问号码。

  “看上我?”色彩缤纷的酒水落入杯中“等你能把野蜂狂舞倒着弹再来吧。”

  他没有在为难人,因为这对他来说不难,对那个人来说,也不难。

  他们像两条鲸,在大海中用独特的波段交流。

  在别人眼中的默剧里,轻声哼唱,飘然起舞。

 

  有人问调酒师,你其实是个胆小鬼,私底下这么会打嘴炮,表面上却从来不和他说。

  是啊,他从不开口追问他们之间的关系。

  只是他知道,他一定知道。

  

  深夜十二点过,他们从深深的巷子里一同走出来,耳边仿佛还响着一首首不停循环的调子。调酒师会帮歌手背吉他,歌手则会开始翻找调酒师外套里的烟,如果数量减少,他就会很气地开始叨叨“你看看你这个晚上又抽了多少”如果一根都没少,他就会说:“今晚乖啊,回去给你做宵夜吃。”

 

  调酒师笑笑,他知道,不管怎样宵夜都会是有的,但那人皱眉头的样子好看,笑起来的样子更好看。

  那间有些破旧的小屋子倒是离学校和酒吧都近。有时候他甚至都会忘记他还是个学生,还是歌手每次都要根据课表提醒他去上课。

  那些课上学到的东西其实没什么用,他全都会了,而更多的,关于爱这个世界的能力,是歌手教给他的。

  他们就着昏暗的灯光吃面,荷包蛋只煎一个,放在他的碗里,而最后却会进两个人的肚子里。暖暖的汤淌进肠胃,空气中氤氲的水汽里,那人的面容模糊清俊。

  

  “你明天早上要上课,本来这次排班该推掉的,快洗洗睡吧。”歌手推着他去厕所。

  “苏沐秋。”他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没什么,明天要去地铁口唱歌吗?”

  “唔……本来打算休息的,不过无所谓,可去可不去,怎么,你要去吗?”

  “嗯。”

 

   “好啊,等你下课。我在武林广场地铁口等你。”

 

  苏沐秋,我给你唱首歌吧。



END.

【修伞】多食之秋(下)

*接待了一个客人,所以发文有点晚(跪)

*很久不写有点手生,ooc慎,前文大概是沐秋被发现不是一只猫那里~


  阿秋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的身体里寄宿了一颗灵魂。

 

  灵魂是干净到几乎透明的少年模样。而这个少年在镜子里,用铅笔写下了一行字。

 

  叶修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自己猫咪的爪子明明是握不住笔的,可是软软的肉垫确实在纸上留下了印记。

 

  “其实我是魔女的猫,接受主人的命令所以来到人间。”

 

  “嗯?什么命令?”

 

  阿秋迟疑了一下写道:“找到命定之人哦。”

 

  “噗”叶修笑了“是小唐吗?还是……”

 

  猫咪喵喵几声急匆匆地打断他。

 

  纸上重重的“不是!”和阿秋脸上恶狠狠的表情让叶修有些莫名。

 

  “生气啦”他笑着摸了摸阿秋的头“不气不气,我帮你找。”宠溺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

 

  阿秋眯着眼睛享受他的抚摸,爪子却不安地团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

 

  你还是别知道了。

 

  叶修还是把阿秋当作猫咪来养,可是私底下却总是和他说话,俨然一副把他当朋友的样子。

 

“阿秋,你要洗澡吗?”

 

“喵喵”他们约好了一声喵是“是”两声喵是“否”。

 

“由不得你,不洗澡就别上床。”叶修幸灾乐祸地抱起阿秋“别不好意思,给你洗那么多次澡了,以前也没见你恼啊”

 

  你妹的不恼,不记得我之前甩你一身水,被扣掉小鱼干的事了吗!!!阿秋气鼓鼓地挣扎着,最后还是被淋成一只湿嗒嗒的小猫。

 

  “阿秋,明天要吃什么?加鱼汤的饭……好嘞,猫饭一份!”

 

  “阿秋来给你顺个毛”

 

  “阿秋,给你剪指甲。”

 

  阿秋有时都觉得自己是被调戏了,但是看着叶修略带点胡茬的平静的侧脸,又觉得不过是想多了。

  

  哪怕有着人类的灵魂,他还是把他当作一只猫看待的吧?


 

  “我喜欢他。”有天叶修忽然说,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界面,那个头像依旧是灰色的,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以前一起打游戏,觉得他很有趣……也不知怎么的,游戏里认识那么多人,就只喜欢盯着他一个人。他一直不上线,就突然觉得很……不习惯。”

 

   阿秋从他怀里探出头来,用电脑上的记事本打字“他也一定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叶修笑了。

 

  “我是魔女的猫啊,怎么不知道。”

 

  “瞎说,你明明是我的猫。”

 

  叶修用手指轻点阿秋的头,那里的毛柔软顺滑“只是他好久不上线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秋眯着眼睛倒在他怀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阿秋,我想去找他,好不好?”

 

   猫咪睡得安详,天真若一无所知,又仿佛,什么都知道。

 

   叶修向老板娘请了假,背了一个背包带着阿秋出发了。阿秋没有过多地询问叶修哪儿来的地址,他只是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或者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边。

 

   他似乎是没有说过的,无论海角天涯,他都愿意跟他去的,只要条件允许,只要……条件允许。

 

   H市远郊的疗养院不远,但要找到路,也要走不久。

 

   阿秋就是在那条路上,不见的。

 

   叶修找遍了所有的巷子和垃圾桶,从远郊的这头走到那头,都没有找到它。也许是因为那条路上的巷子太多了,也许是因为远郊的杂草太多了,它就这么走失了……以往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丢的阿秋,丢了。

 

   叶修感觉自己的嗓子被堵住了,哽咽般难受。他走进疗养院的时候有些失魂落魄……直到他顺着走廊走到37号病房,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阿秋?”

 

   少年侧头看他,有些疑惑,但还是微笑了起来。“你是……叶修吗?”

 

   他们在午后的阳光里聊了很久,聊游戏里的点滴,聊少年的病和手术,唯独没有聊到一只猫。

 



   故事到这里没有结束。是因为他和那个少年只不过成了很好的朋友,那些年的怦然心动似乎消失在了空气里,是因为几年后,他还是遇到了那只猫。

 

   垃圾堆里和别的猫抢食,毛发也脏兮兮的,但一双晶亮的眼,却不会认错。

 

   猫咪看到叶修后怔了怔,撒腿就跑。可是受伤的后腿让他根本跑不快。

 

   他捉到那只猫的时候,眼泪就掉了下来。

 

   阿秋对他说,很抱歉我不能成为一个人照顾你,本来希望你和那个苏沐秋在一起,可是喜欢你的这份心情和种子在猫咪的灵魂碎片里,对不起。


   其实我已经打算放手了,可是怎么还是被找到了呢?

 

   叶修把猫咪带回了家。



 

   他和猫咪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直到猫咪成为一只老猫。

 

   猫咪走的时候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那个故事里,有一个玩游戏玩得很好的人和一个英年早逝的少年,对不起,我还是骗了你。

 

   魔女的猫是假的,灵魂的碎片也是鬼话,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而已,哪怕只是作为一只猫。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摸着他的毛,在秋天微凉的季节里,坐在树下,合上眼,慢慢睡着了。梦里他变成了一只猫,路过一个少年的窗台,那是个炎热的夏天,焦灼的叶子烫伤了猫咪的爪子也烫伤了缠绵纠结的世界。


  其实我都知道,你不是他的碎片,你和他完全不一样,你也当然不只是一只猫,你透过我其实也有在看另一个人吧。可是你眼中的感情没有变,可是这几十年的相伴没有假。


  即使是在错位的时空,我也依然可以爱你。

被大眼儿诈尸的lo主……这个回眸我可以舔几年!

生动演绎忙完这一波就可以忙下一波哭叽叽,不过这几天稍空,滚回来填坑。(说起来上次复健的文还没有填……一阵心虚)

明天有更新诶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