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冕易碎

修伞/周江/喻黄 产出
吃正副队cp

【修伞】初雪

*可搭配miku版的《glow》食用

  过年,在大家都回家之前,陈果拍板要举办一次兴欣的年终聚会,其实也就是聚在一起吃一顿饭,但大家都响应得热烈。

  一伙人在一个包厢里热热闹闹的。女孩子们坐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几个男生开始了手速比拼,桌上的菜迅速减少,莫凡不声不响拔得头筹,魏琛和包子开始拼酒划酒拳,因为太放肆,被老板娘一人拍一个脑袋。

  叶修咧着嘴放两声嘲讽,明明没喝酒却像醉了一样脸上两块酡红。魏琛大骂一声过来要灌他酒,顿时一阵哄闹。大家都知道叶修不胜酒力,也就意思意思让他沾了一小口,算是为这一年的冠军举杯。

  这家伙酒量差的不是一点两点,晃着说要出去清醒清醒,众人终于得到机会把一年来受的嘲讽回敬过去。

  “咔哒”一声把热闹熄灭。走廊上冰冷的空气像冷水浇满了他全身,说不出的舒爽。

  头有些晕乎,他走出饭店,想要四处走动清醒一下。夜色深深如潭水,和刚才的热闹对比起来,安静得不像话。

  静默中,一点冰凉落在他的脸上。

  他抬头。

  澄澈的灯光照亮一方天空,有细碎的如尘埃的絮状物飘落下来,墨色的天空下,整个世界仿佛褪了色一般只剩下黑白。

  钝痛的脑子终于运转过来时他才意识到,啊,下雪了啊。

  H市不常下雪,算来,这应该是初雪了吧。

  他的脑中浮现出一片朦胧的景象,关于三个孩子的追逐,欢笑声,四处散落的雪球和一个歪嘴巴的雪人。

  轻轻甩了甩头,闭上眼。

  然后再睁开眼时他便在这一场轻柔的雪中看到了一家店,是铺天盖地的黑色夜景中唯一一点明亮。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海上航行时忽然看到了一座灯塔,不由自主便被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家温馨的蛋糕店。

  临近过年店里冷清得很,一个年轻人坐在柜台后面,似乎是在玩电脑。

  叶修走过去,虽然看不大清,但电脑屏幕上的界面他熟悉得很。那双飞舞的手倒是十分漂亮。待到那个大大的“荣耀”印出来时,那人也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眼被冷落的客人。

  那一瞬间忽然变得极其缓慢。

  叶修像是一下子从酒醉中醒了过来。

  这世上眉眼干净的人有很多,但是只有一个是他永远不会认错的。那一笔一划曾被他描摹千万次。少年脸庞线条柔和,笑起来时两边会微微鼓出一个幅度,生气时又会变得有些僵硬。

  他发现自己从未忘记过。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吗?”

  他从怔忡中回过神来,想说些什么,喉间却干涩得可怕。

  对方似乎被他脸上的表情吓到了,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微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动作熟稔像是演练过多次。

  青年从冰柜中取出一个小蛋糕,轻推过去。

  “就当初雪的纪念好了。”

  叶修不说话,低头用勺子舀了一小块蛋糕,苦涩的味道之后是绵长的甘甜。

  “好吃吧,新品哦”他的神色很是骄傲。

  “我有一个朋友很会做饭,他以前一直说要学做蛋糕,因为他的妹妹很喜欢吃。”叶修说。

  “那他的妹妹一定很幸福。”

  “是啊,他是一个好哥哥。”说着他状似不在意地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你也喜欢玩荣耀吗?”

  “喜欢啊,我玩神枪,怎么样要来一把吗?”

  “还是不了吧,怕你被我虐啊。”

  “靠,你这人要脸不要脸,我很强的好不好!”

  “哈哈哈哈”叶修笑了,“我那个朋友也很喜欢玩荣耀,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搭档。”

  “真好啊。那要一起走下去啊。”

        这世上多少悲欢离合。

  “嗯。一直都一起。”

        唯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蛋糕很小,吃得再慢,几分钟就吃完了。

  叶修摸了摸口袋。

  “不用付钱啦”那人眉眼弯弯。

  “伸手”

  “?”

  青年的手有些凉,叶修的手掌滚烫。

         他们双手交握,像穿过流淌的时光和岁月,尽头是两个少年珍重的握手微笑。

  一个温暖的物事落在他的手心。

  金属质的戒指上细细镌刻着第十届荣耀联盟邀请赛冠军的字样。

  青年抬眼。

  仿佛回到那年夏天热哄哄的网吧,两颗脑袋从电脑后探出来,小小少年相视而笑。只一眼,便铭记了一生。

  “回礼”

  “就这么给我了?”

  “我还有很多,以后会有更多的。”

  “那祝你好运。”

  
  “喂,以后荣耀联盟的比赛,冠军会是我们的吧。”

  “还用你说?”

  少年叼着冰棍,一双眼亮如明星。

  
  “你该走了,有人在等你吧”

  他不问什么,点了点头,对他说再见。

  青年笑着挥了挥手。

  要加油啊。
  
  门外的雪依旧在下,纷纷扬扬,掩过小小的蛋糕店,像轻轻吹灭了一盏灯。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