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冕易碎

修伞/周江/喻黄 产出
吃正副队cp

【童话风】隔壁的王叔叔今天也很忙

  *cp周江、喻黄、修伞
        *我是大眼儿脑残粉!
        *bgm:纯音乐《无忧歌》
  
  他坐在窗边,黑色的大衣覆过修长的身躯。他的瞳是干净的黑色,一只眼被眼罩遮住,显现出巫师独有的神秘感。苍白的脸被帽子的阴影遮住大半,只有一个光洁的下巴露在阳光中。

  窗外是淡淡的浮云,日夜路过,从不疲惫,变换着光影和光阴。若探头张望,可以看到地上白茫茫的一片,树梢上缀满了寂寞的积雪,等着路人走过落在他们肩头。

  在北方的森林中有一座塔,塔里住了个巫师。

  很多苦闷的人会北上去寻求巫师的帮助,因为他们知道巫师是个面冷心善的人,一定会为他们找到解决的办法。

  巫师自己都不知道这名声是怎么传出去的,读书时被打断的次数越来越多,却只能像个救世主似的出门见那些愁眉苦脸的人。

  “真的不要紧吗,他看起来很生气”

  “没事的,老师是个很好的人!”学徒笑着说,完全没有给巫师添麻烦的自觉。老师教的嘛,要多做好事。

  
  “老师,外面又有人来啦”

  “知道了”巫师合上《魔法通解》,抬眼看温温润润的孩子“今天的功课做完了吗?”

  “嗯!”孩子似乎期待赞美,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脸红红的低头了。

        “很好”

  巫师站起身。

  ————————————————————
  人鱼和神枪手的故事

  客厅里坐着一个衣着考究的男人,长长的风衣,皮质的高筒靴,腰间别了一把枪,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他的面容像是最精致的工艺品,被巧手的工匠细细雕琢过。

  这是一个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十分美好的人。

  但是他很孤独。

  因为他没法让别人理解他。他讷讷不能言,说出的话语像是破碎的诗篇,让人摸不着头脑。很多人靠近他只看见他的脸却听不到他心底的声音。

  他看着巫师,一脸无辜地指了指自己,半天挤出一个词。

  “不懂”

  没有人理解我,没有人懂我。

  巫师见过哑巴的孩子,和他看上去很像,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烦恼。

  “你也许需要学习一门方便易懂的语言,也许需要一个翻译机,不过——”巫师歪了歪头“也许,你更需要,一个……朋友?”  

  “?”

  “去东海吧,你会找到你想要的”他如此说着,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帅气的神枪手“到时会用到的”

  神枪手鞠躬感谢后表达了半天似乎是要回礼。

  巫师摆摆手“如果真的想谢谢,给我寄个东海的海螺吧”
  

  神枪手走过千山万水来到东海。海浪哗哗从他心头淌过,让他不由自主翘起了嘴角。

  浮出海面呼吸新鲜空气的人鱼甩甩头发,转头看见远远的,有人走来,连忙想潜入水中,却瞥到那个淡淡的却仿若春风的笑容,顿住了动作。

  神枪手没有用枪,就击中了他的心脏。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你每天来岩石上坐坐

  我每天与你相约

  潮涨潮落,你的容颜

  在夕阳中愈发俊美

  你会不会是那个面对水中倒影都会爱上自己的少年?

  我又是不是那个躲在暗处偷偷爱上你的孩子?”

  
  人鱼攀上他的肩头,细细观摩他的脸,毫不费力就能读出他的心声。

  “一定?”

  “你是问是不是一定要这样我才能读出你的心声是吗?”不是的啊,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能听到的,你的絮语,那些柔软的情感。可是,我就要这样,紧紧抱着你,仔细看着你,直到天荒地老。

  “是的,我必须要一直抱着你,因为我要听你的心说话啊”他面不改色地说。

  神枪手红了脸,缓缓伸手抱住了湿漉漉的人鱼。

  
      “这个盒子是什么啊?”

  “巫师”

  “哦,是那个促成我们姻缘的巫师给的吗?”人鱼把玩着盒子“我能打开吗?”

  神枪手点头。

  
  盒中是一颗药。

  人鱼服用了这颗药就会有腿。

  可是……有腿就没有鱼尾,他也就回不去大海了。

  神枪手看到人鱼古怪的神色,把盒子抢了过去,远远扔开,抱住他。

  “不”

  没关系的,我就在这里陪你。陪这个世界上唯一懂我的人,哪里都不去。我不要你疼,不要你受委屈。

  可是到了夜晚,悄悄上岸的人鱼还是找到了遗落在沙堆中的盒子。

  他看了看自己因为攀爬而磨出了血的鱼尾,月光照在淡蓝色的鳞片上,反射出温润的光。

  他低头,吞下了药。

  
  我还要陪你去看这个世界。

  你的世界不该只有大海,你还要认识很多很多的人,你可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神枪手。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一起,去冒险吧,森林也好,沙漠也好,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的足迹。

  让我们浪迹天涯。

  
  ——————————————————

  南方森林的术士千里迢迢来做客,巫师想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好歹两人是故交,姑且会一面罢。

  术士有一头银色的长发,眸色是纯净的蓝色,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回望他的故乡。他身着轻薄的长袍,持一把手杖,静静等在门外。

  “我想求一颗药,让人忘记前两天发生的事”

  “这不像是你会要求的事,发生什么了,说来听听”巫师平日里也无聊,除了看书就爱听听故事。

  
  剑客和术士的故事

  术士是在一年夏天遇见剑客的。那是一个烂俗的开头,关于英雄救美,更糟糕的是他是那个“美”。不过好脾气如术士,没有丝毫狼狈的样子,笑着道谢,伸手想和对方做个朋友。

  可是早已被认为是南方森林最一流高手的剑客却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听说,剑客行侠仗义却从不留名字,听说,剑客最看不起弱小的人,听说,剑客只和比自己强的人做朋友。

  彼时的术士还不是现在那个名振一方的大法师。他每天更加努力地练习魔法,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直到他终于打败了森林里最厉害的术士,剑客才终于又惊又怒地正眼看了他一眼。众所周知,那个术士是剑客最敬重的长辈。而这个长辈,就在那次战败之后离开了森林。

  剑客找到术士和他开打,那凌厉的招式把施咒很慢的术士击倒在地上。

  可是在那样狼狈的时候,术士却只看到那张脸上一双灼灼的眼,他觉得它们就像两颗晶莹的宝石,漂亮极了。

  那时他才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没有交集的一个月后森林里来了西方的野狼。危机之中他们并肩作战,竟有着惊人的默契。

  疲惫地倒在地上,术士看着剑客的侧脸,眼神温柔似水,剑客难得地对着他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我知道……我不该怪你的,但是……我不想他走,真的不想……他带我来到这里,让我第一次有了家,有了要守护的地方……他这个混蛋,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

  术士神色复杂,只能心慌意乱地握住他的手。

  “那……以后,我陪你守护这片森林好不好?”

  
  剑客和巫师成了森林里最合拍的搭档,再也没有入侵者破坏森林的和平。

  有时术士坐在屋内看书,就会在休息的时候托着下巴望向窗外练剑的身影,一招一式一起一落,那挺拔的身姿深深刻在了他的脑中。

  他们一起吃饭,你给我添白斩鸡我给你添秋葵,剑客于是怒骂术士,说话说上半个小时不带重样,末了术士递给他一杯水。

     他们的故事那么多那么长,本来会更长,永永远远地继续下去。却因为术士醉酒后的一次告白打破了平静。

  他忘不了那人一脸的不可置信和那仓皇而逃的背影。

  错了,不该这样的,他们之间,不该捅破这层纸的。

  他连夜赶到北方,只为了把前一个晚上的错误挽回。

  
  “你不会后悔吗?”

  “也许……对他来说,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结局就够了,一辈子的好朋友,听起来不错不是吗。我会看着他找到自己的幸福,有一个爱他的女孩子,能够细细听他的唠叨,能够为他做任何事”他脸上伪装的满足连他自己都快信了。

  巫师沉默半晌,回身拿出一个盒子,扔给他。

  “谢谢”

  “我要你们那儿的忘忧草,给我寄点儿如何?”

  “知道了”

  
  巫师目送术士离去。

  南方的森林里会有人在等他。

  不得不承认,术士看到怒气冲冲的剑客向他跑来时是有点震惊的。他以为他会逃避的。

  对方先是质问了一番他的不辞而别,又强调了一番万一有什么不安好心的家伙来后果有多么多么严重。说完不过瘾还是生气干脆揪起了他的领子。

  术士怔怔看着剑客双眸中的受伤。

  “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你也那样走了,再也不回来”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脆弱,听上去让人格外心疼。

  术士伸开双臂,把剑客抱在怀里。

  这个拥抱那么温暖,是他从来不曾尝试过的。

  “你不怪我吗?”

     “当然怪啦,我前面的话都白听了吗,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可……”

  “我是说,那天我说的话……我说我喜欢你的话”

  “啊?”绕是永远不会嫌话多的剑客也被噎住了。

  如果,让你困扰的话,没关系的,明天,你就会忘记了。术士心里想着想着有些难过。

  可是剑客的双手却抚上他的脸。

  他们的额头相抵,术士看到剑客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蓝雨森林的树是蓝色的,秋天时叶子落下来,就像下了一场盛大而缓慢的雨。

  他们在铺天盖地的蓝色中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

  “我说大眼儿啊,帮个忙呗”

  巫师瞪了一眼从房梁上跳下来的战斗法师。很少有人知道巫师戴眼罩的原因,其实是小时候他的左眼被魔法灼伤了,于是这只眼就另一只眼大上了那么一点儿。

  而这个战斗法师从小时就没少欺负他,不过那人性子本就如此,嘴毒的很,不把人气着就不罢休。

  “那你可得叫你们那儿那些精灵给我造个东西,喏,图纸”和这家伙交易得占先机,不然非得赔死不可。

  “靠,不是吧,极东的空灵木,极炎地的金属……你心太脏了吧大眼儿!”

  “彼此彼此”他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得了得了,我记着,你可得帮我把事儿办好了才对得起我这报酬”

  “嗯哼?”

  
  战斗法师和猫咪的故事

  战斗法师是在一个雨天遇见那只猫的。

  他在外流浪多时,本也不在乎这些小风小浪,夏天炎热时不过在树下乘凉,冬天寒冷时也就找个山洞烤火,下雨了自然也就是随便找个地方避雨。

  那天他刚打败一个毛头小子,那小子不强,就是招式怪异,弄得他挺累的。在一个温暖的山洞里,听着外面的雨声,就特别容易犯困。

  迷迷糊糊中,他梦见自己的肚子着火了,火苗灼热,还有上窜的趋势。难过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猫脸,碧绿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他,把他吓得够呛。

  更吓人的是猫咪说话了。

  他慢悠悠地说自己刚好要去旅行,问他要不要一起做个伴。

  那神情好像在说“愚蠢的人类,被我选中是你的服气,还不快下跪!”

  叶修这么多年来习惯了只剩一人,想要拒绝。可洞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落在他心头,落在猫咪碧绿的眼瞳中,让他觉得有点冷了,让他觉得也许对方也挺冷的。如果一起,会不会温暖些呢?

  于是莫名其妙地,雨停后,一人一猫就这么踏上了旅途。

  他甚至忘了问猫咪为什么会说话。

  但,他想,总会知道的。

  他们走过很多地方。战斗法师很强,猫咪却也意外地不弱,而且总是执着于自己比他少解决对手,好像他其实比战斗法师强一样。

  他们路过南方的森林,被一个像是森林守护人的术士招待了,本来好好的午餐忽然被门外归来的剑客打断。那人极其自然地一屁股做术士身边开始对战斗法师进行嘴炮攻击。

  “你认识他们?”猫咪问。

  “那是,哥认识的人比你吃过的小鱼干都多”战斗法师答。

  “滚!”

  他们闹作一团。

  术士笑了,剑客搂着他的脖子,夹了一筷子菜喂给他。

  战斗法师瞄到,一脸惨不忍睹。

  “怎么的了,就许你们秀恩爱不许我们了?”剑客哼了一声。

  猫咪闻言炸了毛,喵了一声跑开。

  战斗法师知道,他是害羞了。

  其实,他有点羡慕他们。

  他们再次出发。

  来到东海边,遇到一个爱做各种小玩意儿的机械师,他正在试验他的航海机器。他给他们看他在海边捡到的一个盒子,盒子表面缀满了精致却朴实的装饰品,一看就是出自某个家伙的手笔。

  机械师打开盒子,给他们看里面。

  “这盒子天鹅绒下面有一块不知谁掉的破碎的晶石,记录了一个很美的故事”他笑了,“送给你们。”

  那是一个关于人鱼和神枪手的故事,缠绵悱恻纯情至极,让战斗法师的老脸红了又红。

  而猫咪像是要叉开话题似的质疑这个神枪手有那么神吗!听上去很不服气的样子。

  战斗法师想提醒他重点错了,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他们还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事,多到他们都觉得这么走着都有点累了。

  一次他们走过东方的一片枫林,那里的枫叶很美,是夺目的红色。

  于是战斗法师说,我们停下来吧。不知何时,他发现他总是说“我们”而不再是“我”了。

     猫咪懒懒地趴在他的肩头说好啊。

  几个月的动工,他们建了一个小木屋。又过了几个月,他们把家具都置办好了。

  战斗法师说,这就好了,像个家。

  猫咪忽然抬头说,不对,还少东西。

  什么?

  一个妻子。

  他顿住了。

  猫咪像是有点忐忑。

  战斗法师说,我有你就够了。

  那我……能做你的伴侣吗?

  猫咪把脸埋在了爪子里。

  
  巫师抬起双手。

  绿色的炫光像小溪流淌过黑猫光滑的皮毛。

  
  你这家伙,真能忍啊。

  怎么啦,为了那家伙,忍忍就忍忍呗。

  
  多年前少年把玩着枪来到巫师面前。他交出了自己的枪,换了一副黑猫的外表,然后头也不回地去找那个人,那个寂寞地行走在天地间的战斗法师了。

  你不会拒绝我吧?不会拒绝一只可怜的猫咪吧?

  巫师想说你重点不对,那人对小动物没同情心啊。可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毕竟,结局都一样的啊。
  

  ——————————————————————
  “老师,我想去东方找我的好朋友玩儿”学徒有点不好意思。

        “去吧”巫师大手一挥。

  反正让他守着塔不要让无关人进来的吩咐没完成过。

  他叹了口气。

  他来到厨房开始揉面粉,做蛋糕。把绿色的抹茶粉,蓝色的忘忧粉洒在雪白的蛋糕上。

  将蛋糕放到木制的桌上。拿起一旁的海螺,凑到扬声效果很好的扬声器边。海浪的哗哗声从金属质的喇叭中悠悠传出。

  切下一块蛋糕,窗外微风阵阵。

  终于有个美好的下午。

  他满意地笑了。
  
  
  

  ——————————
         这个时候应该响起敲门声才比较切题,可是谁让我爱大眼儿呢_(:з」∠)_
           大眼儿辛苦了,看这些狗男男秀恩爱。

  

评论(4)

热度(192)